“时尚奶奶”秀场内外:白发与华服,T台与孤独

贵阳广播网 刘迅2019-10-25 04:32
浏览

  “时尚奶奶”秀场内外 白发与华服,T台与孤独

“时尚奶奶”秀场内外:白发与华服,T台与孤独

  9月12日,“银发闺蜜团”的时尚奶奶们。从左至右依次为刘东风、谢云峰、樊其扬、张淑贞。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

“时尚奶奶”秀场内外:白发与华服,T台与孤独

9月17日,谢云峰在后台补妆。新京报记者 付子洋 摄

“时尚奶奶”秀场内外:白发与华服,T台与孤独

  5月,张淑贞参加的婚纱秀。受访者供图

  65岁的张淑贞一度无法接受自己的白发。

  那时她刚生过一场病,做完手术后,头发只剩下小指甲盖粗的一缕。新头发长出来时,50多岁的人满头银丝,身边的人说她一下老了很多。她把自己关在家里,足不出户;只偶尔戴上帽子,到离家很远的郊野公园散心。

  但几年后,张淑贞被这一头白发带火了。

  在今年7月的一条短视频里,她身穿一件水蓝色旗袍走在三里屯的大街上,领口、袖扣有两条淡粉色的包边,胸前绣着几朵同色系的梅花。和她走在一起的,是另外三位身着旗袍的时尚奶奶,身材高挑,妆容精致,白肤银发,风姿绰约。

  视频里的新晋网红组合被称为“银发闺蜜团”,四人年龄总和接近300岁。她们登上某短视频APP的热搜第一名,单日视频播放量超过5000万,大多数视频的点赞数接近200万。

  在许多年轻人眼中,时尚奶奶们美丽、体面,用T台、华服和高跟鞋为60岁后的生活编织出一场华丽的梦。但优雅背后看似静好的岁月里,沉淀着奶奶们的过去,隐藏着她们身上的岁月沧桑。

  “很多人都想成为她们的样子”

  凌晨4点,身旁的老伴还在熟睡,69岁的樊其扬就从床上爬了起来,洗漱化妆。天还没亮,她就拉着20英寸的行李箱从西二旗的家中出发了,赶5点15分的头班公交,开始新一天的“通告”。

  9月17日,银发闺蜜团的安排是到天通苑北的一家温泉度假村参加活动。那是一场中老年模特教师的走秀表演,从全国各地来了300多人,奶奶们是特邀嘉宾。

  樊其扬穿了一条白色连衣短裙,略显朴素,有人帮她搭了一条项链。她身高1.7米,体重112斤,脸颊细长,轮廓分明,有一副极为上镜的骨相。在银发闺蜜团最近的一则短视频中,她身穿黑色丝绸长裙第一个出场,肩上披着一条水蓝色纱巾。视频下有许多粉丝留言:第一个奶奶最美。

  给樊其扬搭项链的人是张淑贞,一头银发下是一张永远带笑的圆脸,喜欢戴翡翠手镯。在其他奶奶眼中,她是组合中性格最外向的,“比较不会害羞”。

  四人中,个子最高的是刘东风,1.73米,61岁,性格外向。她退休前是银行高管,担任过10年北京市政协常委,不时接受电视采访。外出通告时,她经常负责协调拍摄,接受采访时也是主要发言人,其他人常说,“以东风说的为准”。

  戴眼镜、梳一头银灰色卷发的是谢云峰,65岁。与刘东风偶尔舒展地靠在椅背上不同,她很少说话,双手总是合拢放在桌前,微微颔首听人讲话。

  这或许与她工科女背景有关。上世纪80年代,她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老师,后转入原航天部空间研究院做高级工程师,最后下海经商。

  因为神情严肃,拍照时,摄影师经常提醒她要“多笑一点”。那时,她会想起6岁的孙女——她个子小小的,拍照却很会摆pose,像个小大人。“样子怪搞笑的,想起她就能比较自然地笑出来。”

  在不足10平米的化妆室里更衣时,张淑贞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件大红色旗袍,是她刚找网店做的,“可贵了,一千多”。刘东风抬头看了一眼,“你这可不叫贵”。谢云峰也带了一件新置办的湖蓝色手工旗袍,当被问到价格时,她有点不好意思,凑到记者耳边轻轻说“三千多”。

  在光线昏暗的室内,时尚奶奶们和普通老太太似乎没什么区别,可走入人群后气场立现。在略显嘈杂的会场内,参加走秀的阿姨级模特们都是盛装打扮、妆容艳丽,大红大紫,有的还戴着夸张的羽毛头饰。四位奶奶则化着淡妆,穿着黑色、淡蓝色的晚礼服,面带微笑地坐在台下,背挺得笔直。

  “她们坐在那儿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样。”一个来看走秀的人小声嘟囔。

  “欢迎我们的网红们!”随着主持人介绍,奶奶们走上舞台为选手颁奖。台下的观众们兴奋了,纷纷拿出手机拍照,还有人拉着她们合影。光是张淑贞,就被同一个人找了三次,每一次都因为有事被人拉走,没能拍成。

  在活动主办方北京乐退族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肖利军看来,这些来走秀的人,“很多都想成为她们的样子。”

  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

  奶奶们接触到中老年模特圈,都是从退休前后开始的。